哥特猫小姐

烛沼下沉中
伊达组超可爱,odate好好好
刀相关cp主食俱利烛/压切烛/鹤一期,其他cp都能吃不挑食
小短刀们都是天使【比心】
是个海厨
主产乙女
偶尔会大规模刻章做纸模
不接受拆/逆/乙女/腐的小伙伴请不要fo因为我可能会刷屏QWQQQQ
安静产粮安静吃粮幸福的升天
微博@蠢喵巫_你们不要贞酱我要

just脑洞2

瞎写点
————————————

“看来当初那个美味的培根三明治是错觉。”
“你个蹭饭的就别挑三拣四的了好么。”
“我有付钱的。”
“好啦好啦别吵啦!上次那顿是小夜做的所以……”
陆奥守开口制止了和泉守和提督的争执
同田贯站在厨房门口面对着餐桌听完了刚才的对话,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面色凝重的盯着他自己手中盘子里略微发灰的姑且叫做炒鸡蛋的食物
最后他还是把那个盘子放到了餐桌上
“这是最后三个鸡蛋……我尽力了。”
“啊……?这意思是又要买菜了么……懒得去啊——”
和泉守向后一仰把头搭在椅子的靠背上,望着天花板逃避人生
“家里没有吃的了不买不行,不过这次轮到的不是你,是陆奥守。”
“诶是吗!太好了!”
“这么快就到咱了?!?...

【烛审】捂手

昨晚冷的睡不着时的脑洞
太——久没有更新过了,稍微写写女儿吧_(:3」∠)_
还是那个,怂得不行不敢告白的婶

不如产粮,咸鱼不如产粮
——————————
我坐在矮桌前搓了搓手,然后拿起笔为面前的公文签上了字
从旁边拿过一份新的公文翻开后,我放下笔,把手缩回裹在身上的毛毯里,才开始看着公文的内容
太冷了
准确来说是手太冷了
冷的连笔都拿不住连LL都打不好
即使身体并不冷,可是身上那点可怜的温度总是在传到手上前消失
本来是有被炉可以用的,但是这一阵子突然来了几位新的付丧神,本来人数饱和的被炉突然加了几个人挤着怎么想都太可怜了,可是年末万屋又各种缺货,于是我就把我的被炉让了出去
我以为作为一个北方人我可以很好的抵御寒冷
然...

大家喝碗豆浆冷静一下

首页一团乱啊我的天……
简单围观了下……作为阅读理解能力只达到了看表面的人,最直接的看法就是吐槽不要攻击对方家人

很没礼貌!
很没礼貌!!!
很!没!礼!貌!!

多大仇多大怨就开口问候别人的家人_(:3」∠)_

而且这件事就像咸豆浆甜豆浆撕逼一样,有人只喝一种,有人都能喝,有人喝原味,有人喝不下原味,喜好不同罢了,你喜欢喝甜豆浆还不许别人喜欢咸的么
(然后别人再一想爸爸因为咸豆浆被问候了,不挂出来才怪)
(等等好像不是咸豆浆来着?)

其他的,关于创作喜好,还是类比到豆浆的问题,给豆浆放了盐又不说,导致甜党爆炸那肯定是放盐的人的错,可是既然都说了豆浆放了盐了甜党非要去喝一口,然后再来说卖豆浆的不实在,这不就是搞事...

_(:3」∠)_今年没有板子画不了画了,于是把今年做的纸模找了两张看着还好的成品图做成了明信片……有人要来换么?章片明信片都可以换的说(所以你啥时候填坑……)

一周年庆贺~!

就算是我!也一周年了啊啊啊啊!!!!!兴奋


【【一切的开端

大概是去年八九月份,感动君发了个介绍咪的大黏土涂装完成品的微博,看了之后我就感觉“啊这个角色好可爱啊那个无奈脸好可爱啊我要收一只!”(对的我是这么开始了解刀乱的……)

【然而当时刷着刷着淘宝看着各家店铺的预定……想着反正我也没入刀剑坑这么眼缘就买一个大黏土之后会不会后悔啊然后转头订了个海爷的figma……】

结果吃了点粮发现伊达组太妙了啊啊啊啊,咪好帅啊啊啊啊啊!!!这个角色怎么这么戳我啊!!!最后还是去订了大黏土

当时就有想过要不要开始肝一下游戏试试,结果去刀吧刷了一圈没看懂个所以然,而且当时LL国服日服双肝肝的火热,...

我……我我我……这就要一周年了嘛!!!(有点冷静不下来!)

【刀婶】关于揉不到兔叽那点事

因为和爪子讨论了好久的兔叽……产生的脑洞
放飞自我产物……
中心思想就是我想揉兔叽,没啥意思……
出场:自家女儿和咪,爪子家的青黛和大少
各种ooc
————————————
“唉……”
我趴在桌子上悲伤的叹了口气
一旁的光忠给我满上了茶,笑了笑问我怎么了
我立刻撑起身子坐直看向光忠
“Mitsu我和你说!兔叽!好可爱噢噢噢噢噢噢!!!”
“……嗯?”

中秋节这天,我和爪子约着出去逛街了
逛着逛着就看到了一家宠物店
然后我俩就抱着“免费撸撸猫过过瘾”的心态走进去了
结果被一团又一团的小兔叽圈粉了

“它们真的好可爱啊!萌化了你懂么!!!”
我手上似乎还保留着摸它们软软的毛时的手感
我当时和爪子摸得可开心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买回来...

民那桑中秋快乐~
和爪子在群里因为可爱的兔叽炸了半天
兔叽真的好可爱嗷嗷嗷……😭😭好想揉揉兔叽

总感觉要放点什么,随便放点出货图好了……少前刀LL都有,时间顺序从近到远的十张出货图,很多都是夏活期间的图了_(:3」∠)_表达一下今天出了新的手枪45姐还有薄荷券出货的激动之情
当然,贞酱能来也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啥时候战力扩充我想捞大典太了……】
(以及失眠怎么破……_(:3」∠)_)

【全员向】小孩子就要有作为小孩子的自觉(上)

后期有微量烛审,大部分婶婶吐槽
审神者幼化注意
这部分亲友家婶婶间互动比较多
复健
好久没有疼爱过女儿了,回来写写【你】
——————————
据说最近因为灵力波动所以各个本丸都发生了奇奇怪怪的变化
不过我没什么感觉,毕竟周围没有人碰到过这种情况

一切依旧一如既往的运转着
十三桑还是赖在本丸里懒得安排做日课最后被她家的山姥切拎起来教训
爪子依旧在享受着全刀账欧洲人特有的悠闲生活,和她家的歌仙没事作作诗养养草
欧洲人目前正在打6-4,估计距离全刀账也不远了
我则是还在为着锻刀炉里死活不出虎哥而发愁着
“啊……真是和平啊……”
一如既往的日常

如果我早上起来还是那个可以一伸手就能够到手机的人,我美好的日常一定还在普通的运转
然而...

婶婶你这么宅你家刀知道么63

女审注意
ooc
私设严重
————————
午后的本丸十分安静
审神者换上了适合在厨房干活的衣服走出了房门
“大概是来不及烤那么多了……先把给太太和小律的准备好……”
这么想着,审神者走进了厨房
然后就看到了盯着小烤箱仔细观察的烛台切和歌仙
“主上!您终于来了!”
面对着门口的歌仙先察觉到了审神者的到来
“我们正在研究这个到底要怎么用!”
“可是不能乱碰……”
“没关系我来演示一遍!先这样……”
审神者指挥着歌仙和烛台切把烤箱擦干净接上电源,然后自己就在一旁和各种原料战斗
很久没做过烤点心了……已经生疏了啊……
小律喜欢吃比较甜的,要多放糖么……
不对,万一太太不喜欢吃太甜的怎么办,还是就按平常的量来?
等等!万一太太不喜欢甜...

just脑洞出来的段子

看到铳原太太的图后开的【超大】脑洞
陆奥守和提督中心
————————
陆奥守吉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困扰过
“够了够了太危险了!快撤!”
“……”
无线电只剩下一片嘈杂,就在他以为对讲机已经坏掉了的时候,里面传出来了那个女人一如既往冷漠又平静的声音
“不是你说让我帮你拿的么?『那个』东西。”
“俺说的是顺便!如果方便的话顺便帮俺找到然后拿回来!不是像现在这样!你的暗杀任务已经结束了吧!快撤就行了!”
陆奥守看了一眼身旁的鹤丸手中那个平板上已经进入到了宅邸平面图深处的定位红点,捏紧了拳头
面前的几个液晶显示器上本来是被分割成九宫格的许许多多的发着光小屏幕,现在一个一个都暗下去了
陆奥守突然在某个画面捕捉到了一个穿着传...

七月份怎么也要更点东西】
放一部分觉醒卡(什么鬼)

忙碌的一个月
期末考试,然后正好那段时间LL国服日服都大更新,打LL打的昏天黑地……
日服攒的300+心抽完了,战果不错,UR恶魔海get,肝完这次活动日服号就没有留念的送人了
这几天打活动也是透支肝……国服虽然这次活动没有肝,不过还是恭喜国服第一次二档线上10w,心疼一下肝活动的人们的手指
纸盒人进度3/8,我感觉我要被打死了……

让我骂一句玛德阿官,你家也就给得起一张画着感叹号的破纸了
【给了信浓二号机还是可以的,小前田也送去极了】
倒是感谢战力扩充,虎哥回家了,接下来愉快的卡贞酱……【并不愉快其实】_(:3」∠)_

咪你到底想不想要贞酱你到底想不想要贞酱你到底想不想要贞酱,你不要的话我也不想要了救命……太难了太痛苦了太揪心了太胃疼了婶婶快要精神衰弱了……

【烛婶】哎呀我摔倒了要女孩子抱抱才能起来

治愈心灵产物【什么鬼】
正好微博的深夜六十分有性转这个选择,满足我一下揉咪的欧派的妄想吧……
搞笑向比乙女向多……嗯……
准确来说这是百合??
应该是雷……
——————————
“光忠……你今天怎么赖床……!诶?!?!!”
审神者一把拉开烛台切的房间的门的时候,才发现屋里并没有那位独眼付丧神的身影
“哪里去了……?”
审神者走进房间,看着榻榻米上完全没有收拾起来的床铺和睡袍陷入沉思
平时烛台切都是一副完美的无懈可击的样子,房间应该也是会好好收拾的,为什么房间里会是这幅样子
难道只是去厕所了?
就在审神者打算放弃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房间里传出了声音
“主……主上……?”
这个称呼出现在本丸里并不奇怪
可是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尖这...

不是俱利酱是伽罗酱啊!!!!
不是俱利坊是伽罗坊啊!!!!
噢噢噢噢噢噢!!
莫名的尴尬症和莫名的激动混杂在一起
顺便贞酱居然实装在7-2……
居然实装在7-2……
咪……伽罗酱(还是好别扭)……鹤酱……
咱们家的资源你们只能败一半下去……
捞不到……捞不到婶婶就攒资源……咱们继续捞……
(我好想要贞酱来本丸啊……😭)

啊,宅婶还没开始肝物吉,我们这边就要开始肝贞酱了_(:3」∠)_我要怎么赶进度……【你居然还想赶得上进度,那快更新啊喂】

扩散一个习惯性碎刀/分王子/专注大新闻的“求送号”玩家

在吧里看过了,讲真如果可以的话想打那货一顿……【】刀,拆王子换猫,抽光飞机票和lc,而且都不是他自己的号【手动再见】不管哪个都够喝一壶了……请大家还是善待自己的号……A了大不了就放置,没事还能回去看一眼,总比某天回去看一眼发现本丸空了强……顺便心疼一下那家的刀刀们……

朝花酱。:

啊啊,觉得还好一两个月以前自己挺下来了,不然碎的可能就是我的hsb了,当时哭的稀里哗啦吵着要送号要退坑,希望接手的人不要撤掉hsb的御守极希望能常常看他希望能让他及时手入什么的,现在看来简直就是这家伙的绝赞目标啊……
还好桃桃@黑桃王子 把我劝住了,不然我会发疯干出什么报社的事情也说不定。
——比起碎在陌生人手...

贞酱!贞酱!!!贞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咪你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贞酱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
【分享一个爆炸升天的婶】
咪【本来挺开心现在被比他还激动的婶婶吓了一跳】
鹤:这真是吓到我了(各种意义上来说)
俱【什么都没说但是已经开始偷偷飘花了】

伊达组终于可以凑齐麻将而不是只能打斗地主了【啊喂】

婶婶你这么宅你家刀知道么62

女审注意
ooc
私设严重
——————————
两手抓是可以的
审神者对自己有信心
所以即使马上就要去面临新的战场了,审神者也没有放弃为去漫展做准备
“小律~!!!我们去漫展嘛!!!!”
“诶——你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我?”
手机听筒中姬友的话满是挖苦,不过审神者知道她只是在调侃
“啊……最近的打工很忙嘛……所以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当然要约出来玩啊~!”
“到底在哪里打工嘛!忙成这样!”
“……女人要有三分神秘才好~!”
“你又瞎说……哼!不理你!”
“小律~~~!!!”
对面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的叹了口气
“哼,去就是了,我这么大发慈悲你可要好好报答我~”
“好的好的!!!爱你么么哒~!!”
之后二人又扯了扯别的,最后因为太晚了...

© 哥特猫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